<option id="4kig6"></option>
  • <menu id="4kig6"></menu>
  • <table id="4kig6"><option id="4kig6"></option></table>
    <noscript id="4kig6"><kbd id="4kig6"></kbd></noscript>
  • 評論

    網紅丈夫回應“虐待病妻”質疑:照顧很累難免情緒失控,說“10萬元辦后事”不是暗示捐款

    原標題:網紅丈夫回應“虐待病妻”質疑:照顧很累難免情緒失控,說“10萬元辦后事”不是暗示捐款

    網紅丈夫回應“虐待病妻”質疑:照顧很累難免情緒失控

    3月23日,紅星新聞報道《漸凍癥妻子去世一年后,任勞任怨的網紅丈夫被質疑虐妻》。2012年,來自安徽蕪湖的小潘隨小王遠嫁到福建福清市某村莊。生下第二個孩子后不久,小潘覺得手指乏力,就醫后確診“漸凍癥”。2019年,小王開始在抖音上分享照顧病妻的日常,任勞任怨的丈夫形象讓他逐漸成為網紅博主。

    2023年1月21日,小潘離世后,有網友控訴小王“虐待”小潘,因為小生前多次提到小王打罵她,死前瘦得皮包骨頭。此前報道中,小潘的父母、公婆告訴紅星新聞記者,他們認為,小潘患病多年一直是小王照顧,難免有情緒失控的時候,但應該不存在“虐待”。

    3月24日,此前一直拒絕接受采訪的小王主動聯系紅星新聞記者,就網友關心的問題進行回應。

    妻子2018年開始無法自理

    工作忙自己也顧不上吃飯

    紅星新聞:小潘從何時開始發???何時癱瘓在床?你照顧了她多少年?

    小王:小潘從2016年開始發病。剛發病時沒重視,家里蓋房子,我父母在外面擺地攤,小潘給工人做飯很忙,就用了一些土方法、中草藥。2016年8月,癥狀明顯了,鎮上的醫生建議她好好休息,家里就沒讓她干活,帶她跑了很多大醫院看病,2018年左右確診漸凍癥。

    2018年,小潘的手已經變形,可以走路,但不能吃飯,生活無法自理,我從那時候開始給她喂飯、幫她洗澡上廁所。2019年,小潘癱瘓在床。

    有網友看小潘朋友圈2018年還在發照顧孩子的視頻,那是學校老師發給她的,還有以前拍的舊視頻。那時候她小拇指還能動,可以發朋友圈。

    從2016年到2023年,我認為我照顧了她8年。

    ▲生病前的小潘

    紅星新聞:小潘曾對網友說,她如果尿床、大便在床上,你會打罵她,導致她后來不敢上廁所。她還說你曾用被子捂她、抱著她往墻上砸、抓著她脖子使勁搖晃,是否屬實?

    小王:大小便在床上,真的很臭。我工作很累,回來看到這幅景象,肯定會罵她,抱怨幾句:“我累死累活,回來你又要這樣子?!蔽疑鷼獾臅r候會推她一下,也會打自己,自己頭往墻上撞,心想我怎么攤上這種事?我沒有用被子捂她,沒有使勁搖晃她,也沒有把她往墻上砸。

    紅星新聞:你在之前發的視頻里,小潘耳朵受傷流血,是如何導致的?

    小王:那天晚上我帶她去上廁所,我自己太累,坐在輪椅上睡著了。小潘從小便器上摔倒,耳朵磕在了地磚上,蹭破流血。視頻里枕頭上的紅色痕跡,不是血跡,是消毒用的碘伏。

    我母親之前說娃娃推小潘的輪椅磕到門檻,摔倒流血,不是那一次,那次傷到的是頭部,不是耳朵。

    ▲小潘耳朵受傷的視頻截圖

    紅星新聞:小潘曾說你會一次性煮一大鍋流食,有時一天只有一頓飯,很餓。

    小王:我做飯習慣一次做一大鍋。流食我只會保存24小時,24小時之后全部倒掉。我家人怕浪費,說了幾句,被誤解了。我不會給小潘不新鮮的食物。

    我母親腿腳不便,父親在廣東做生意,不能幫我照顧小潘。有段時間,我很忙,自己都顧不上吃一頓飯。但只要有機會,我都會抽空給小潘做飯。

    紅星新聞:小潘說洗澡的時候傷口會很痛,其實不愿頻繁洗澡。

    小王:她輸了十多天液,沒有洗澡很難受。她告訴我身上癢,想洗澡,我就給她洗澡。身上沖一遍,沐浴露刷一遍,然后再沖一遍給她搓澡,總共三個步驟,被人誤傳成一天洗好幾次。

    洗澡時,我會用大號創可貼貼住她的傷口,以免傷口碰到水,洗完澡會做好消毒,難免會痛。

    不會忽視妻子感受做直播

    正在尋找合適的墓地

    紅星新聞:小潘說你有時會拔掉她的眼控儀,不讓她和網友交流。

    小王:她和一些網友走得近,說我對她很壞,如果別人照顧,會照顧得更好。我在外面工作很累,回來看到小潘說這些話,非常吃醋。我曾對她說過寧愿給娘家人10萬元來照顧她這種話,但那是氣話,我不是真的不照顧她。

    紅星新聞:小潘去世前的那天晚上,你還在帶著她直播。你是否過于專注直播,忽略了小潘的感受?

    小王:小潘晚上痰多,會在凌晨兩三點打電話叫我起來,幫她吸痰。我夜里照顧她,覺得無聊,就開直播和大家聊天。小潘從來沒跟我說過她累,希望不要直播了。直播時如果發現她有任何不舒服,我都會讓她去休息。

    小潘去世前的那天晚上我們有直播,當時她看起來沒什么異常。第二天早上,小潘一口氣沒上來,就走了。

    網上有人說小走的當天晚上我們全家人還在吃火鍋,那是謠言。我們沒有心情吃飯,難過了好幾天。我當天打電話給娘家人告知死訊,娘家人說大過年把去世的人放在家里不好,因此我們就火化了小。過年期間因為大家一直問,所以我在小潘離世后第8天,開了直播回答大家關心的問題。別人給我刷禮物,我當然要笑著道個謝。

    直播的那些錢,是我老婆掙來的。我都會用在撫養兩個孩子上,不會亂花。

    紅星新聞:你曾在群里提到為小潘辦后事需要10萬元,有網友認為你是暗示朋友捐錢。你是否有這樣的意思?小的骨灰將如何處理?

    小王:當時我老婆去世,我心里很亂。我覺得給小潘買墓地、骨灰盒等需要這么多錢,并不是想暗示大家捐款。小潘是在過年期間走的,根據我們這里的習俗,過年期間離世的人要3年之后才能下葬?,F在小潘的骨灰存在骨灰壇。近期,我正在和家人一起為小潘找合適的墓地。小潘安葬時,我會和大家分享。

    直播時自稱高收入系開玩笑

    各方捐款都給病人用

    紅星新聞:你曾給網友發過一張微信零錢通存款600多萬元的截圖,直播時說你現在月入2萬。你的真實收入情況如何?

    小王:那張600多萬元的圖,是我刷抖音,在一條視頻的評論區看到后借用的。因為網友攻擊我,我賭氣,想讓別人覺得我過得很好。我不可能有這么多存款。

    我文化水平不高,小學畢業后,上了半年初中,又去烹飪學校學習半年廚藝,就去工作,幫父母擺地攤。直播時別人刷1元禮物,我只能拿到5角的分成?,F在我做多種工作,月收入遠不及1萬元。

    目前,兩個孩子在老家讀書,爺爺奶奶照顧。我一個月回去一次,帶他們玩,給他們買禮物。寒暑假接來安徽照顧。我在安徽工作,并不想當網紅,開直播只是想和大家聊聊天。希望能到一個新的地方,重新開始生活。

    紅星新聞:小潘曾對網友說,她認為你沒有為她花多少錢。各界善款,你是否都用在了小潘身上?

    小王:各方捐款,我們都花在了為小潘看病上。

    帶小潘去多個大城市的醫院看病,總共花了約5萬元。小潘用藥花了不少錢。除了神經方面的藥物,還要往身上涂軟膏,一管五六十元,一次要涂半管。有時候,一周在吃藥上就要花七八百甚至一千多元。

    小潘用的胃管,是經朋友推薦,托人從美國代購的,要提前預約,憑身份證購買,一副5000元人民幣,價格隨匯率浮動,大約3個月換一次。網上那些很便宜的胃管容易壞,不能用。

    直播的收入,有時候幾百元,有時候上千元,不穩定。各方捐款加上我自己工作掙的錢,才夠病人治病、撫養兩個小孩。

    有網友說,捐款被拿去給我兄弟結婚,那是假的。我兄弟在海外打工,收入足夠負擔結婚花銷。家里蓋房子的錢,有父母多年的積蓄,也有兄弟出國打工掙的。

    ▲小潘的父親保存的短視頻里,小王為小潘裝尿管

    紅星新聞:他人捐贈的呼吸機,你為何發視頻說是你自己買的?

    小王:有一個福建老鄉,她的丈夫也因漸凍癥去世,她說,人是因為一口氣沒上來走的。我問她,閑置的呼吸機能不能賣給我?她就把呼吸機送給了我,我出運費。我怕小潘不敢用別人的東西,就告訴她呼吸機是我自己買的,同時也這樣告訴網友,是善意的謊言。

    現在小潘走了,呼吸機我捐給了別人。愛心網友送的足部按摩椅、加濕器等我也一并捐了出去。

    紅星新聞:你曾帶著老丈人去和你吵架的張女士店里,張女士說這讓她很恐慌。

    小王:我去找她,是想讓她不要再“黑我”。我起訴了她,后來經調解,我撤訴了。我知道她身體不好,也不容易,希望能讓這件事過去。事后我從未授意我的律師向她索要任何費用。

    紅星新聞記者 王語琤

    編輯 郭宇 責編 鄧旆光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責任編輯:

    平臺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    閱讀 ()
    大家都在看
    推薦閱讀
    137VT最大但人文艺术A仙踪-国产麻豆成AV人片在线观看-青娱乐极品视觉盛宴AV-老妇炕上偷老汉视频露脸
    <option id="4kig6"></option>
  • <menu id="4kig6"></menu>
  • <table id="4kig6"><option id="4kig6"></option></table>
    <noscript id="4kig6"><kbd id="4kig6"></kbd></noscript>